解决问题或者进行产品设计时,该如何有效避免思考偏差(Bias

2020-08-05  阅读 268 次

解决问题或者进行产品设计时,该如何有效避免思考偏差(Bias
解决问题或者进行产品设计时,该如何有效避免思考偏差(Bias

当我们拥有越多资料和条件的同时,或许我们正在离事实越来越远的路上,而且由于我们所拥有的这些,我们对于自己的判断更加的深信不疑。

Linda 今年 31 岁,单身,说话坦率直接,个性开朗,主修哲学,在学生时期就非常关注歧视和社会正义,也参与反核游行;试问,根据上面叙述,以下情形何者较有可能为真?

实验结果显示有高达 85% 的人认为后者为真,但只要稍稍仔细用逻辑去思考,应该能够发现 「后者发生的机率应该是要低于前者的」, 许多类似的现象其实被发现在各种不同的领域里面;根据 Daniel Kahneman 和 Amos Tversky 两位心理学家的研究报告,人们用来判断机率的经验法则,通常会产生误导,人们的判断条件其实往往是 「相较于他们心中理想规範的相似度程度」。

这两位心理学家在同时提出一个相当有趣的观点, 「更多的细节,更少的可信度?」,也因为这个观点,让我开始思考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,或者在建立使用者 Persona 的实际应用上可能产生的判断误差。

具有说服力的情境假想,极有可能限制我们对未来的想像   

大约在两三个月前,偶然间注意到 Airbnb Another Lens 这套工具,当时深深被这套工具的几个问题所吸引,刚好这段时间读完「橡皮擦计画 」这本书,这本书不仅仅只是本小说,它更花费大量的篇幅解读人类心智之谜、挑战人们判断与决策的理性模式;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,意外的发现它和 Another Lens 这个计画所提出的思考偏见有极高的关联性!希望能够透过这篇文章来和大家一起讨论其中的内容:

再举个案例:

Peter 今年 27 岁,单身,工程师,理工背景,从小在都市生活长大,学生时期在校成绩优秀,关注科技议题;试问,根据上面叙述,下列何者叙述较有可能为真?

这是个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,不过我想大家心中肯定都会有个答案,在明确讲出这个答案之前,让我们先缓一缓,因为真正有趣的点就在 —「究竟是什幺导致你产生这样的判断?」,是你个人的经验?是叙述中的某个单词?还是 …?如果在叙述中给予你更多的条件,这些条件究竟会把你引向正确的道路还是进一步更多的主观臆测呢?

我们的心智有特定的运作机制,所做出来的判断和决定虽然在大多数的时候管用,但也可能出现严重的错误。

2017 年, Airbnb 的设计研究团队和  News Deeply 为了研究「偏见」是如何在世界上的各个角落影响着我们,因而开启了一项共同合作的研究计画;在研究的过程中,总和了一系列的原则和实作理念,提出一套「透过问题来引发不同层面思考」的工具  — Another Lens,同时期待这套工具能够帮助设计者们提出更多具有思考性、独立性的观点。

Another Lens 这个计画主要是由设计师和记者们所共同运作;与其说它是一套工具,不如说它是一套设计原则或者思维模式;这套工具最主要的目的在于避免设计者在决策或者讨论的过程中「由于一些特定的条件或限制,进而产生具有偏见的想法」,在这个强调设计思考的当下,人人都能作为设计者参与其中, Another Lens 不单单只能提供给记者或者设计师使用,它是可以被运用在各行各业,各种不同的场合,同时能够产生相当有趣的价值。

什幺是 Another Lens?

Another Lens 的核心概念围绕着三个基本思考原则,分别是 1.平衡偏见2.考虑对等面 和 3.拥抱成长的思维,透过这三个基本原则,来帮助设计师们提出更缜密,更全面性的思考计画,从这几个词彙上其实也可以大概知道计画主要专注解决的问题。

解决问题或者进行产品设计时,该如何有效避免思考偏差(Bias

平衡偏见

解决问题或者进行产品设计时,该如何有效避免思考偏差(Bias

站在对等面

解决问题或者进行产品设计时,该如何有效避免思考偏差(Bias
 

拥抱成长的思维

如果 Aribnb 只是丢出这三个听起来好像鸡汤的原则 …我肯定会相当失望,更不会特别想把这套工具整理出来再写一篇文章, Another Lens 真正令我惊豔的部分在于后续提到「该如何应用  — How To Apply」这个章节时所搭配使用的 问题集,在接下来的部分,我会针对其中几个问题,结合在「橡皮擦计画」这本书中的内容一起进行讨论。

平衡偏见  — 从认清个人的视角开始:

在判断的过程中,人类并不习惯将自己的无知和差异给考虑进去。

我们必须要先认清一个事实  — 每个人不论是从饮食、种族、性别、出生地,一路到工作型态、政治立场、抑或是行为模式,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应不同的视角。但再进行设计时,其实很少人会注意到自己所做的事情,或者是个人所处的位置,也许某种程度上正在影响着我们所进行的设计;我们必须要尽可能精确的辨认自己的状态,并进一步的去找出 「由于当前状态,可能导致的思考偏差」。

在橡皮擦计画这本书中特别强调一个专有名词  — 「可得性捷思 」,让我们用一个简单的现象来说明这个名词,「在判断某对夫妻是否会离婚时,我们会倾向记忆中有多少类似的夫妻,如果离婚的数量佔多数,我们就会认为这对夫妻离婚的机率很高」或者「在评估一家企业的获利时,人们会倾向假设这间企业的营运正常,并根据这个假设进行推论」,人们其实相当容易透过所拥有的资讯进行快速的判断,并对这快速判断的结果感到深信不疑,更甚进一步的影响后续的判断与决策,书中主要透过各项证据来说明这个状况确实存在,但是并没有提到「该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」,而 Another Lens 则是一套工具,用来减少产生这类偏见发生的机率。

问题:我们究竟只是在确认自己的假设?还是确实是在挑战这个假设?

事实上,这真是一个超棒的问题!

这个问题提出了所谓 确认偏误 的议题;在前阵子读心理学相关书籍时也有读到这个专有名词; 确认偏误 说明个人会选择性地回忆、蒐集有利细节,忽略不利或矛盾的资讯,来支持自己原有想法的 片面 诠释;这是一个人类很容易进入的状态,而且当议题和情感有较高的关联性时「确认偏误」的状况更容易被强化;不过换句话说,「确认偏误」对于一个强调无偏见的设计而言,肯定会产生相当程度的影响,也因为如此,我们必须要持续的去挑战我们的思维,而且诚实的面对这些「由于我们的个人视角」可能会对专案产生的不平衡影响。

Another Lens 建议我们可以写下三项关于自身的资讯,并思考这些资讯可能让你产生的思考偏见,以我个人为例 …

我想 Another Lens 这个建议并非要我们特别整理出一张列表来告诉自己有哪些特质,而是要时时提醒自己「可能因为我 OOXX,所以会不会没有想到 YYXX」的这个重点。

建议:在避免产生偏见的过程中,我们应该持续思考有哪些环节是不公平的?未被验证的或者无法被使用的?

又是一个很棒的问题!让我们来回想看看,在过去是否曾经有个 Moment,你觉得这次的讨论一帆风顺,你或伙伴的 Idea 或者解决方案听起来是如此的完美,又如此的无懈可击,好到 …这一切彷彿不像是真的 ?。

Bang!Another Lens 特别提到类似这样的状况,其实很容易发生在「基于一个少量而且相似的参考、资料来源下进行设计」,或者是「基于那些已经被预先认定的证据来进行讨论」的条件下;最典型案例,我习惯和几个伙伴针对几个创业议题进行讨论,用彼此观察到的现象和经历过的经验来进行分析;而在这样讨论的过程中,我们很容易进入一个「啊!这就对了,这就是问题所在」的模式,接下来也会围绕着这些「我们所认定事实」的假设持续进行热烈的讨论,但是当主题开始收敛,并且将这一切呈现给其他的朋友,尤其时不同背景的朋友时,我们常常会发现这一切原来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。在设计、甚至发想讨论的过程中,我们应该要尽量避免闭门造车的状况,把我们的想法归纳整理,并呈现给不同背景的朋友看看,请他们指出一些看起来不是那幺直觉,不是那幺合理的的部分,来避免由于自己个人背景所产生的设计偏见。

在设计的过程中,我们可以持续透过这个问题来避免自己紧抓着一些论点;比起承认过错,我们其实更易于去试着找出理由来解释, 非常多的证据显示,一但一个不确定性的情境被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被认知,就很难再用其他方法被重新理解。

人们有个习惯,我们很容易相信着「一开始发现的证据」,它的比重会远大于后续所搜集到的证据 /资讯,我们也会试着去找出理由来解释接下来不论是发生的状况,或者新产生的事实去符合这一开始发现的证据。这被称为「首因效应」或者「初始效应」,首因效应是指人际交往中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至关重要,这个第一印象对后续印象的形成影响很大,同样的理论被反映在人们所发现或接受的资讯上面。所以随着资讯和证据的增加,试着在设计的过程中写下每个部分,并尽力避免「一开始发现的证据」受到过度的重视进而影响后续内容的价值。

思考:如果,你的假设其实都是错的?如果大家根本就不想用你的产品?

其实一直以来,我都不曾尝试站在一个完全相对的立场来思考问题,毕竟 …在讨论的过程中不停的打枪自己,然后还禁止解释并不是件好受的事情。但让我们试着「完全站在相对的立场与你的伙伴或者自己进行一场激辩」,像是大声的质疑「你的 TA 根本就不认为这个产品能够帮助他们」或者「这个产品根本没有办法提升工作效率,他反而让使用者需要花时间学习新的工具」这种在发想过程中并不怎幺讨人喜爱的评论;然后记着,千万不要想着为你的产品辩解或者找进行说明,相反的,你应该要试着持续的强化相对的立场,持续告诉自己「This doesn’t work」来摧毁自己的信心,这个过程能够有效的帮助你釐清问题,看见自己难以看见的部分,同时大幅度降低偏见发生的机率。

拥抱成长的思维:

除了「平衡偏见」与「站在对等面」两项原则所提出的问题之外,「拥抱成长的思维」这项原则透过几个问题和论点来帮助你在思考、设计的过程中持续的成长,这些问题包含:

同时文中提到一句 Carol Dweck,一位 Stanford 的哲学家所说的 …

  

同时也提醒我们应该要静下心来想想「自己在过去的一年中是如何成长的」,同时确认自己是否在解决,面对问题的过程中,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所成长了!这才是 Embrace Groth Minset 所希望传达的真正意涵。

讨论与个人见解:

就我个人而言,资讯和判断两者必须是相补相成的,而 Another Lens 更是一套确保两者能用「公正的方式」来辅助彼此的思维工具;以访谈为例,随着访谈的次数、时间增加,我们很有可能会越来越了解这位受访者的立场,但 …在这同时,我们对于受访者所建立出来的形象,以及既定的印象也将越来越根深柢固,主观的思维可能会开始取代一些客观的逻辑,除此之外,由于这样的状况,某种程度其实会导致我们开始倾向「代表受访者的立场去解释」问题的状态。

最后在补充一个很有趣的案例:

两组学生有五秒钟解答一道数学问题,第一组学生的题目是:

1x2x3x4x5x6x7x8

第二组学生的题目是:

8x7x6x5x4x3x2x1

实验的结果发现第一组学生答案的平均值是 512,第二组学生答案的平均值是 2250,这是一个相当有趣的现象,也可以轻易地发现究竟是为什幺会产生这样的落差;人们基于「可得性」,某种程度可以说是「已经得到的资讯和证据」所编织的故事,通常是有偏差的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