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向 Facebook 说不,如今他已成为最年轻亿万富翁

2020-07-16  阅读 415 次

曾向 Facebook 说不,如今他已成为最年轻亿万富翁

如果要做一本以 Snap 执行长伊凡‧史匹格(Evan Spiegel)为题的杂誌,那幺封面标题可能会有几个落入俗套的关键字:年轻、多金、高富帅……喔别忘了,还要加上硅谷、辍学、创业。

关于他的故事还有很多,如果这是一本八卦杂誌,大概还会花个几页篇幅,侃侃而述他 2014 年如何在一场 LV 于纽约举办的派对上,结识澳洲名模米兰达·寇儿(Miranda Kerr),一年后再甜蜜订婚的故事。

今年才 26 岁的史匹格,无疑是目前科技圈风头最盛的创业家,他所共同创办的公司 Snap,预计今年 3 月要筹资 30 亿美元 IPO,企业估值近 250 亿美元。而持有 Snap 约 22.2% 股份的史匹格,现在的身价近 35 亿美元,是全球最年轻的亿万富豪,成名致富还比 Facebook 执行长马克‧祖克柏(Mark Zuckerberg)更快。

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事蹟,还有 2013 年史匹格在 Snapchat 甚至一点收入都没有的时候,拒绝了 Facebook 近 30 亿美元的收购,他说:「世界上很少公司能发展到这种地步,我觉得为了短期利益卖掉它很没趣。」

史匹格拒绝过的大企业还不只 Facebook,Google、腾讯等科技巨头都曾捧着银子上前,但最终没成功。 Snap 早期投资者美国光速创投(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)合伙人 Jeremy Liew 曾回忆,早在 Snapchat 用户还不到 1 万名,没有一家大企业感兴趣时,他就试着约史匹格聊聊,只是不论是寄信,还是在 LinkedIn 送出邀请,都没半点回音,直到使用 Facebook 传送讯息,才终于得到史匹格的回应!见面后 Jeremy Liew 问史匹格为什幺只愿意回覆 Facebook 的讯息,他说「因为你的大头贴放的是跟欧巴马的合照」。

人生是不公平的,而他很幸运

这样随性,且对金钱几近不屑一顾的态度,与史匹格的成长背景息息相关。

「我是一个年轻、受过教育的白人。我非常非常的幸运。人生是不公平的。因此,如果人生是不公平的──它就与工作努力无关,而与系统性工作有关。」2013 年,当时仅 23 岁的史匹格如此自述。

史匹格正是这样的人生胜利组:成长于洛杉矶富人区,父母都是长春藤名校毕业的律师,从小过着奢侈的生活,17 岁就拥有房产以及一台凯迪拉克跑车。奉行享乐主义的他,高中时最大的人生志向,就是到饮料公司红牛(Red Bull)工作,最后也成功透过关係取得实习机会。史匹格回忆,当时自己接触了市场行销、设计等专案,但学得最好的却是「如何举办一场很棒的派对」。

即便人生一帆风顺,但玩世不恭的富二代也并非无所事事。在旁人眼中,史匹格是一个适应力强、充满上进心的人,也很早就展现身为一个商人的决断力与才华,例如在高中的一堂课上,学生们必须帮助当地报纸销售广告,史匹格最终获得最好的销售成绩,他甚至还协助同学达标,并教大家如何跟附近商家打交道。

典型的非典型创业家

进入史丹佛大学(Stanford University)后,史匹格修读的是产品设计,而在创办 Snapchat 之前,他曾在生物医学公司打工,也曾想过要当一名老师,对于未来没有定案。后来之所以踏上科技创业之路,是因为他毛遂自荐加入史丹佛商学院客座教授、软体公司 Intuit 创办人史考特‧库克(Scott Cook)的公司,参与了一项名为 TxtWeb 的计画,透过网路发送简短的讯息给印度当地没有宽频的人。

身为校园风云人物,史匹格也在兄弟会认识了 Snap 的另一个共同创办人鲍比‧墨菲(Bobby Murphy),以及后来贡献 Snapchat 原型概念、两年后却因兄弟阋墙被踢出公司的瑞吉‧布朗(Reggie Brown)。2011 年 7 月,这款「阅后即焚」的 App 上线,并逐渐掳获年轻族群的眼光。曾向 Facebook 说不,如今他已成为最年轻亿万富翁

Snap 两位共同创办人,执行长伊凡史匹格(Evan Spiegel,左)与技术长鲍比墨菲(Bobby Murphy)。

史匹格也像贾伯斯(Steve Jobs)、比尔盖兹(Bill Gates)、祖克柏等人一样,毅然决然加入辍学俱乐部,在只差 3 堂课就能毕业的情况下,放弃学业专心发展 Snapchat。后来的故事就家喻户晓了,Snapchat 展开一连串过关斩将的惊喜之旅,估值更在 5 年后翻了 8 倍。至于史匹格,则是从有钱变得「更有钱」了。

重隐私的艺术家

因为并非技术背景出身,史匹格和多数科技公司领导人不同,他不按照数据做决策,更在乎的是产品有没有创意、好不好玩,与其说是产品经理,他更像是艺术家。

若要史匹格用一句话形容 Snapchat,他是如此定义:「每一刻,都可以用照片交流并表达自我。」而 Snapchat 也部分承袭了史匹格的个性。例如 Snapchat「阅后即焚」的概念,正突显出史匹格是一个极重视隐私的人。

事实上,相较于 Facebook、Google 等科技公司强调公开透明的文化,Snap 的企业文化则显得有些封闭,公司的全体员工会议永远只拿来庆生,而不是讨论产品的未来,许多 Snap 的重要政策,员工甚至隔天看了新闻才知道。他还喜欢边走路边开会,因为他认为人们在行走中,很难听到别人在谈些什幺,更能确保隐私。

另外,Snap 员工曾透露,公司任何决策都得先过史匹格这一关,因为他的意见就是结果。「我不是一名优秀的管理者。」史匹格去年曾坦言:「我想成为一个伟大的领导者。这对我来说是必经的过程,但这件事指的不是如何成为一个伟大的执行长,而是如何成为一个伟大的 Evan。」

如此鲜明且称得上专制的管理风格,也不难理解为什幺常有人说在史匹格身上看到贾伯斯的影子:或许因为他们同样有创造力,更同样可能创造出值得在科技史上记一笔的大事业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