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院生申诉遭打断门牙‧男子拒赔反挑战起诉

2020-07-03  阅读 887 次

学院生申诉遭打断门牙‧男子拒赔反挑战起诉(吉隆坡28日讯)一名学院生申诉,他在两个月前于社区篮球场与陌生男子较量,处于下风的对方不甘在上篮时被拦截,愤而向他挥拳,导致他当场断了两颗门牙,左眼角也遭碎裂的眼镜镜片刮伤和鼻血直流。对方事后承诺赔偿却反口,甚至挑战事主报警和起诉他,事主只好报案以期讨回公道。来自沙登大学岭的事主黄玮斌(20岁,学院生)与家人週三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刘开强的安排下,召开记者会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。他透露,9月27日晚上9时许,他与朋友正在大学岭的社区篮球场打球,一名男子与朋友后来才加入,大家进行一场友谊赛。“我们虽然输了第一场,但在第二场开始反超前,而对方打球的方式就越来越粗暴,在一次上篮时被我朋友拦截后,他生气地推撞正在补防的我。我劝他不要这样打球,他反问:‘现在要怎样打?要打球还是打架?’,话才说完,对方就一拳挥向我的脸中央,打断我的眼镜。”承诺赔偿没报警黄玮斌声称,在被打后,他并未还手,因觉得晕眩而坐在一旁休息。他除了左眼角被镜片割伤,鼻樑受伤外,也断了两颗门牙。该名男子在临走前,并没有开口道歉,只留下电话号码,表明愿意赔偿医药费,所以他才没有报警。他说,他在重新配对新眼镜及进行牙套手术后,他多次向对方索偿6000令吉,对方却一再推说没钱,即便通融给予对方分期付款的替代方案,对方还是“耍太极”,最后甚至失去联络。黄玮斌后来通过球友找到对方住址,与家人上门寻人要求赔偿,但对方态度恶劣,甚至挑战他们报警起诉他。在对方不愿合作的情况下,他只好报案,希望警方可有所行动,还其一个公道。他指出,大马是有法治的文明国家,出手伤人是不对的行为,他希望司法制度给予伤人者应有的惩罚。Jacky手术当天爽约黄玮斌指出,他其实不认识这名男子,在事发后,他知道对方叫“Jacky”,不到30岁,是保险经纪。大家之后约好在一家牙医诊所问诊,也协议在这家诊所进行牙套手术,却在排期动手术当天,“Jacky”爽约,不但没有出现,也不接电话。黄母吴桂媚指出,避免让“Jacky”觉得被敲诈,所以他们特别邀请“Jacky”一起到诊所了解手术详情及价格。“因为牙齿断了,必须装牙套或种牙,两颗牙的牙套手术费是6490令吉,种牙费则是1万2000令吉,我们考虑到他可能没有能力付太大笔的赔偿而决定装牙套,Jacky也觉得价格很合理,大家都同意在这里动手术。”她称,在手术当天,“Jacky”缺席,他们只好自掏腰包支付手术费。她说,之前因为愿意给“Jacky”机会才不报案,没想到最后会演变成这样的结果。现在黄家已决定交由警方处理,不论对方最后是否赔偿,他们一样要对方负起法律责任,为自己伤人的行为负责。遭来历不明电话威胁黄玮斌声称,手术费折扣后是五千多令吉,加上重配一幅眼镜及一般医药费,他总共向“Jacky”索偿6000令吉。他说,手术后,他多次向“Jacky”索偿但失败,对方坦言没钱,而黄家也通融对方以分期付款的方式缴还,但“Jacky”总是诸多藉口,不曾还过一分一毫,甚至委托朋友以电话威胁黄玮斌的父亲。“父亲曾经接到一通来历不明的电话,对方称是他(Jacky)的朋友,语带威胁地问父亲要怎样解决问题,还要我父亲到沙登新村见面,但我们拒绝。”他说,“Jacky”之后曾就其友人的电话表示歉意,但就是一直不愿还钱。在球友的协助下,他们知道对方的住址,亲自上门讨债,对方态度依旧恶劣,甚至呛声道:“要告就去告我啦”,挑战他们报警。致函促修改较重刑罚对付刘开强声称,他曾致电“Jacky”约好在本週一见面,但对方一样爽约,说明对方一直在逃避。他说,警方目前援引刑事法典323条文(蓄意伤人)调查此案,他将协助致函给总检署,要求修改成刑罚较重的325条文(严重致伤他人),罪成可被判坐牢最高7年及罚款。他认为,犯错者必须接受法律制裁,并促请警方儘快採取行动,把“Jacky”提控上庭。《》週四尝试拨打“Jacky”的3个手机号码,但都无法接通,直至截稿前都无法联络上对方,以取得他的回应。‧2013.11.28

上一篇:
下一篇: